花蓮旅人誌

打開選項

曾幾何時,天祥有了小七(7-evelen),
一旁的「太魯閣晶英酒店」,讓人耳目一新,
稚暉橋換了顏色,吊橋改建得更堅固些,攤販區更整齊些,
但「天祥」如在平行時空裡,
依然有著一九八○年代的清秀。



十多年過去,
這一路上來,隧道鑿大了,路寬了,
進了國家公園,太魯閣口到天祥的這十八公里,
中橫公路最引人入勝的最精華路段,「天祥」算是改變較少的。

其實,人很奇怪,
有時很希望一個地方進步、有改變,謂之有長進,
但又常期盼這地方還能維持曾經來過、原來的樣子…。




到了天祥,
讓人印象最深刻的,還是《天祥車站》了,
很慶幸它還在,公車站築體被保留下來,
現在成了遊客短暫休息、遮風避雨的地方。



(「天祥車站」可說是到天祥後,最先看到的地標,裁撤後,現在成了遊客短暫休息、遮風避雨的地方。)

一如往常,上山來隨意遛達,
站在公車站上,環顧山谷四周,
那次,坐在這「九又四分之三月台」的記憶依然猶新!

九又四分之三月台

那天傍晚,下到天祥已是天暗前…灰藍而迷濛的時分,
低矮的雲在山頭翻騰,山雨欲來不來,
我決定先去7-11買杯咖啡再走,
或許天色漸暗,不少遊客們顯得匆忙。


步出便利商店,端著咖啡往公車站走,
偶有幾聲鳥啼,清晰的啼昏。
在半圓弧月台角落找個地方,隨意坐下來歇腳。



一坐下,帶點清涼的山風吹來,
往事就不自覺地浮了上來,
「來到花蓮十多年後,爸媽第一次到花蓮來看我,
那次我帶他們來天祥,
走在普渡橋時,老爸老媽同時想起他們曾經來過…,
那刻,他們想起年輕時的太魯閣記憶,想起天祥的樣子。」

當回過神來,才發現暗夜裡一片靜寂,
環顧整個廣場,應該說整個天祥,不見任何一人!
或許加上漆黑,
直覺地「感覺時間靜止了!」,連鳥啼都停了!



腦子還繼續活躍,踽踽地回到車上發動引擎,
「大學時代的某個暑假,
和學弟趕在颱風的前緣,一天越過雲霧繚繞的中橫
溼漉漉地騎了二百公里回到西部…。」
「還有…中橫健行隊。」



峰迴路轉,
忽而拐彎的下山路程都因流暢而失去感覺。
當路趨於平緩,下到太魯閣閣口才覺得飢腸轆轆,
拿起手機一看感到詫異,時間竟已過了接近晚上十點,
「時間靜止」的直覺一直都在,
而整天的記憶也止於坐在「九又四分之三月台」之前,
雲在對面山頭翻騰。



「天祥的空氣裡,留存著太多人的青春年華…。」
這些記憶如平行時空。

山中無歲月

或說那時間不再稱之為時間,
而只是光陰,只是雲霧光影的流動。

那天思緒出走,宛如時空旅行,
腦海曾一度閃過曾寫過的那篇~『過氣的「天祥」』(寫於十三年前),
當時年輕氣盛,篇幅裡那桀傲口氣留不住我的青春年華,
只是留了幾張照片紀錄而已,
然而,「天祥車站」還是十多年前的樣子…。(見原文


(原晶華飯店重新改裝為「太魯閣晶英酒店」,更簡約禪風,讓人耳目一新。)


(天祥郵局前,有個原住民特色郵筒(太魯閣族)。)

年紀漸長,
這幾年偶而往返西部路途上,
或曾在不同時節,停留過天祥幾次,
漸知以《天祥車站》為圓心,週遭山頭有多樣迷人之處,
少說有五、六處出發的方向!(見導覽圖

雖明白地覺得立霧溪水不會再清澈,山壁也不再秀麗,
反而真切地希望「他」一直如此~十年如一日。
(至少我信了「山中無歲月」!)


(山中無歲月,文天祥站很久…。)


(從「天祥車站」旁的商店街後頭上來,就可到達「文天祥公園」,這裡可俯瞰天祥。)

ps.九又四分之三月台,或稱9¾月台,
是英國奇幻小說《哈利波特》裡的重要地點,是通往魔法學校的交通入口。

「天祥」小檔案:
天祥地圖
(可點圖放大)

「天祥」位於中橫公路東段,約距太魯閣18公里處。
由大沙溪與塔次基里溪在此匯集成立霧溪,經河水長年的堆積侵蝕,造就了多層河階地形,
太魯閣人稱天祥為「塔比多」(山棕,由此可判斷早年這裡應長有大量山棕),
日據時代曾設佐久間神社,
中橫公路開通後,在此設立文天祥塑像,並更名為「天祥」,
此腹地廣闊,是太魯閣國家公園峽谷中的重要遊憩據點,
餐飲店、飯店、公車站、停車場、郵局等一應俱全。


「隻蜂開傑閣、一水夾中流,
曉綠西巖淨,風帆鏡裡收。」

前人曾稱讚天祥一帶的立霧溪匯流美景,
稱其為花蓮八景之一「太魯合流」


(可點圖放大,公車站裡的解說牌,算是關於《天祥車站》的少數檔案了。)

《天祥車站》所載文獻不多,
是公路局行駛中橫公路僅存的第二代公車站體。
目前有花蓮客運、台灣好行等公車停靠,但不再辦理實質售票營運業務。


中橫公路,台8線


留言

確定

156789473